<sub id="zjhrx"></sub>

          <listing id="zjhrx"><meter id="zjhrx"></meter></listing>

            當前位置:人工智能行業動態 → 正文

            美國將實施什么樣的人工智能戰略?

            責任編輯:cres 作者:Sebastian Moss |來源:企業網D1Net  2019-02-26 10:27:02 原創文章 企業網D1Net

            根據媒體報道,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近日簽署了一項促進人工智能研究的行政命令。而在此前,美國政府警告稱,一些國家資助的人工智能努力取得了快速進展。
             
            政府與人工智能
             
            計算機和人工智能的歷史一直與政府的開支和戰略有著內在的聯系,例如人們經常表示,創建全球互聯網的資助來自于政府,但應該更多地注意的是,第一臺計算機、大多數超級計算機、內部組件(如內存等)最初的建設和發展都是以政府部門的資助為基礎的。
             
            同樣,很多人工智能的技術進步可以追溯到政府部門的支持——例如,蘋果公司的Siri是美國國防高級研究項目局CALO項目的一個衍生產品。
             
            蘋果公司CALO項目旨在為美國軍隊提供一個認知助理。五年來,300多名研究人員的研究工作致力于滿足戰備技術,但即使失敗了,其衍生產品也會應用于更廣泛的人工智能市場。
             
            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維護美國人工智能領導力的行政命令,對該政府的人工智能戰略提供了一些見解。但其命令的范圍和細節是有限的。雖然這個命令呼吁美國公司在聯邦政府、工業界和學術界推動人工智能的技術突破,以促進科學發現、經濟競爭力和國家安全,但似乎也不包括為其技術突破提供任何新的資金。
             
            相反,它要求美國白宮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以及相關機構優先為人工智能研究提供資金。代理商被要求促進對人工智能研發的持續投資,增強對高質量和完全可追溯的數據,模型和計算資源的訪問,并培養下一代美國人工智能研究人員和用戶,但命令提供了有關如何做到這一點的一些細節。
             
            此項命令給出了一些時間表,美國白宮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主任將在聯邦公報中發布通知,邀請公眾確定聯邦數據和模型的訪問或質量改進的其他請求,以改進人工智能研發和測試。
             
            Lewis指出,其實際的承諾是有限的。他說,“在此命令發布之日起180天內,各機構應考慮提高質量、可用性和適當獲取人工智能研究界確定的優先數據的方法。”
             
            該文件還要求向美國總統提交報告,提出有關更好地使用云計算資源進行聯邦政府資助的人工智能研發的建議。
             
            一些人批評缺乏新的資金或積極的目標。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高級副總裁兼技術政策項目主任Jim Lewis表示,“如果沒有認真實施的話,則必須付出代價。”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_是一個智囊團,2017年獲得34%的資金來自企業資助,24%來自政府撥款,23%來自基金會撥款,12%來自個人捐贈。根據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Tom Donilon,和前中央情報局局長John Brennan的說法,美國政府的兩黨制對美國的外交政策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
             
            Lewis補充說:“制定戰略是一件好事。如果能夠提供一些資金那就更好了,讓我們對美國的人工智能的發展更有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當美國政府于2018年5月創建了美國科學技術委員會人工智能專責委員會時,關于跨學術界、行業和地理邊界的伙伴關系以及改進美國聯邦數據集的概念的許多目標都得到了實施和承諾。
             
            美國科學技術委員會人工智能專責委員會將協調最新行政命令的執行,但目前尚不清楚其中包含多少新目標和計劃。該命令的其他方面模仿或建立在2016年當時的奧巴馬政府頒布的國家人工智能研究與發展戰略計劃的基礎上。
             
            美國政府盡管采取了減少政府開支和機構規模的總體戰略,但仍保持了面向未來的主要計算計劃的大部分資金不變。
             
            人工智能應用廣泛
             
            雖然早期的擔憂表明美國能源部基本上會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領導下被取消資金,但超級計算的舉措在這種淘汰措施中幸存下來,而許多提議的削減被美國國會否決。
             
            在2018年4月,美國能源部宣布它將在至少兩臺新的億億次級超級計算機上花費高達18億美元,而且計劃在達到億億次級別之前采購幾種規模較小的以人工智能為重點的系統。然而,應該指出的是,最近的美國政府部門停止運行阻礙了其中的一些努力。非營利組織科學聯盟估計,至少將13億美元的基礎科學研究資金擱置。
             
            去年年底,美國量子倡議法案獲得通過,該法案承諾在美國能源部、美國標準與技術研究所、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和國家科學基金會的10年內提供12億美元的量子研究經費。
             
            該組織在2018年5月表示,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開發和研究了眾多人工智能項目,每年投入超過1億美元用于支持人工智能研究。2019年,該機構承諾在10個“大創意” (Big Ideas)中平均分配3億美元,其中兩個具有強大的人工智能重點——利用數據革命(HDR)和人類技術前沿(FW-HTF)的未來工作。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該基金會與“人工智能合作伙伴(PAI)”組織(其創始成員是亞馬遜、Facebook、谷歌、DeepMind、微軟和IBM)合作。早在去年11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和人工智能合作伙伴宣布共同投資450萬美元,用于在人工智能的社會和技術層面交叉進行高風險、高回報的研究。
             
            人工智能合作伙伴(PAI)當時表示,“這一資助機會將支持EArly概念研究助學金(EAGERs),以了解人工智能技術帶來的社會挑戰,并使科學貢獻能夠克服這些挑戰。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 EAGER資助機制用于支持探索性工作在未經測試但可能具有變革性的研究思路或方法的早期階段。”
             
            美國政府眾多的民間機構(從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到勞工統計局,再到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正在管理數百個人工智能團體和籌資活動。有些規模巨大,比如美國能源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和美國國家癌癥研究所共同發起的“蠟燭計劃”,希望通過機器學習和超級計算機來治療癌癥。其他的研究的規模則更為小巧,更具噱頭,例如IBM Watson的頭戴式Cimon,國際空間站采用空中客車公司開發的人工智能系統等。
             
            其中一些項目隨后在網絡和信息技術研究與發展(NITRD)計劃下進行協調,該計劃是行政部門在構成聯邦研究與開發的各種實體之間協調科學和技術政策的主要手段。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小組委員會的報告,在所有機構中,美國政府對人工智能相關技術的非機密研發投資在2015年約為11億美元。
             
            美國軍方的人工智能應用
             
            與此同時,美國國防部的資金繼續增長,越來越多的資金集中在人工智能上。早在2018年5月,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就給美國總統特朗普發了一份備忘錄,要求制定一項國家人工智能戰略。2018年6月,五角大樓成立了聯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據《紐約時報》報道,該中心將在5年內總共花費17億美元。
             
            行業媒體DCD研究了聯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和100億美元的聯合企業防御基礎設施(JEDI)云計算超級合同,以了解美國國防部的云計算和人工智能方法。聯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和聯合企業防御基礎設施(JEDI)都尋求與大型公司建立深厚的合作伙伴關系,亞馬遜和微軟公司的高層人士對此表示歡迎,但受到公司員工的質疑。曾秘密研究Project Maven(旨在提高軍用無人機圖像識別能力)的谷歌公司面臨如此激烈的內部人員的強烈反對,最終終止了這個軍事合同。
             
            美國國防部龐大的組織結構圖中的其他地方是美國國防信息系統局,它也為人工智能項目提供資金,一旦項目完全建立,就著眼于與聯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合作。美國國防部首席信息官Dana Deasy在去年11月的《國防信息系統局行業預測》報告中寫道。“人工智能是國防部所有職能部門的力量倍增器和變革推動者,我們將巧妙地加以利用。”
             
            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在2018年申請了31.7億美元的預算,在2019年申請了34.4億美元。為了強調人工智能研究對該機構的重要性,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在去年9月公布了新的和現有人工智能項目20億美元,并稱該活動為“AI Next”。
             
            “AI Next”專注于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認為的“人工智能的第三波浪潮”,第一波浪潮是基于規則的系統,能夠開展狹義定義的任務。第二波浪潮是機器學習技術,可以從大量數據中創建統計模式識別器。人工智能的第三波浪潮將試圖探索新的理論和應用,使機器能夠適應不斷變化的情況,盡管其數據有限。
             
            該機構的主管Steven Walker博士在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的D60研討會上與該計劃進行了闡述。他說,“接下來,我們將對人工智能進行多項研究投資,旨在將計算機從專業工具轉變為合作伙伴解決問題。如今,機器缺乏場景推理能力,它們的培訓必須涵蓋所有可能性,這不僅成本高昂,而且最終是不可能的。我們希望探索機器如何獲得類似人類的通信和推理能力,以及識別新情況和環境并適應新環境的能力。”
             
            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表示,正在推行20多個正在探索推動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方案,超過60個活躍項目正在以某種方式應用人工智能,其中包括雄心勃勃的電子復興計劃,該計劃旨在更具建設性地將國防企業的技術需求和能力與電子行業的商業和制造業現實聯系起來。
             
            此外,還有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的人工智能探索(AIE)計劃,該計劃于2018年7月啟動,旨在為高風險、快速周轉的第三波浪潮中實施的人工智能項目提供資金。
             
            今年1月發布的人工智能探索(AIE)項目的一份推定通知正在征求建立第三波人工智能方法的概念驗證原型的建議,這些方法可以改善和擴展下一代神經技術的應用空間。
             
            中央情報機構
             
            在軍事工業項目的保護傘之外,人工智能研究對監控非常感興趣。
             
            美國國家安全局研究主任Deborah Frincke博士于去年11月在華盛頓舉行的人工智能會議的 “人工智能加速:塑造政府未來” 報告中指出,人工智能正在成為人類分析專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工智能系統越來越多地用于篩選監視程序所吸收的大量數據,以便找到可行的趨勢。
             
            不出所料,美國國家安全局的許多人工智能工作都被歸類為保密,但有些信息可以通過研究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定義的更廣泛的人工智能戰略獲得,該部門是美國16個情報機構成員的領導者。
             
            在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Dan Coats的領導下,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NI)最近宣布了機器增強智能(AIM)計劃。 “使用機器增強智能(AIM)戰略提供了結合機器增強智能(AIM)技術的框架,以加速情報中心能力開發。”他在一份戰略文件中寫道。
             
            Coats補充說,“智能社區將通過采用最好的商業人工智能應用程序并將其與情報中心獨特的算法和數據集合相結合,以增強分析師的推理能力,從而獲得優勢。”
             
            在其目標中,計劃迅速過渡到最佳商業和開源人工智能能力以及開發新的人工智能解決方案,并確定人工智能的對抗性用途。
             
            美國中央情報局還有更多的人工智能資金,除了其他項目外,中情局在科技風險投資公司Q-TEL運營。其大部分投資組合(228個是公開的)涉及人工智能和計算公司,包括Algorithmia、Mythic和D-Wave。
             
            另一個融資對象是Palantir公司,該公司將自己作為硅谷公司推銷給情報部門。《華爾街日報》日前報道說,2018年,Palantir公司從美國政府和企業合同中獲得約8.8億美元的收入,但仍然沒有盈利,這為其運營成本提供了一些線索。
             
            而且,美國的大部分人工智能資金都是由美國公司提供的。機器增強智能(AIM)倡議文件指出,“美國政府(USG)對人工智能的投資與私營部門的投資相形見絀。”該領域的行業領導者包括人們熟知的企業——亞馬遜、微軟、谷歌/Alphabet、IBM、英特爾和英偉達。也有很多初創企業,每年都有數以十億計的資金提供給小型人工智能公司。
             
            然而,資金和重點主要用于短期人工智能解決方案。例如,谷歌的大部分資金不是用于moonshots、DeepMind或Google Brain,而是用于增加現有產品的收益,并有明確的收入來源。
             
            1995年,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NRC)的計算機科學和電信委員會(CSTB)編寫了一份名為“發展支持國家信息基礎設施的高性能計算和通信計劃”的調查報告,這項研究于2002年和2003年進行了更新。
             
            “它消除了商業上成功的IT行業自給自足的假設,強調了多少行業建立在政府資助的大學研究基礎之上,有時通過長達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潛伏期。它還有力地說明了研究的復雜性。該領域以及計算和通信研究的各個子領域之間的相互依賴性。”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說。
             
            建立人工智能的未來需要對硬件和軟件進行基礎研究,愿意為CALO項目提供多年資助,但其獲得回報的機會很小。
             
            而在這里,美國的政府戰略至關重要,并為長期的國家利益項目提供的資金。這是一個自上而下的國家計劃至關重要的地方,將不同的人工智能計劃整合到美國政府的機構中,并為學術界和行業提供資金,用于需要數十年才能獲得回報的高風險項目(如果有的話)。
             
            “美國政府的人工智能倡議包括所有正確的要素。關鍵的考驗將是看看他們是否以強有力的方式貫徹執行。”曾擔任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并幫助撰寫2016年人工智能報告的Professor Jason教授在麻省理工學院的技術評論上表示。

            關鍵字:人工智能

            原創文章 企業網D1Net

            美國將實施什么樣的人工智能戰略? 掃一掃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友情鏈接廣告服務會員服務投稿中心招賢納士

            企業網版權所有©2010-2019 京ICP備09108050號-6

            ^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sub id="zjhrx"></sub>

                    <listing id="zjhrx"><meter id="zjhrx"></meter></listing>

                              <sub id="zjhrx"></sub>

                              <listing id="zjhrx"><meter id="zjhrx"></meter></listing>